雁翅樓中國書店重新裝修故宮味兒 24小時無償供書

台北防颱招牌
桃園防颱招牌
舞台設計
舞台設計公司
舞台架設

北京裝修網瞭解到,歷史上雁翅樓並不是獨立的,它與地安門同時建於1420年,共同構成老北京皇城最北端的屏障。明代時,地安門稱北安門,清順治時改為地安門。當年的地安門頂上鋪黃琉璃瓦,下面紅色墻身,面闊七間,中間開三個方形門洞,寓意天圓地方。與地安門同時興建的雁翅樓,為東西相對稱的兩棟二層磚混建築,同樣是黃琉璃瓦覆頂,遠觀好似大雁張開的一對翅膀,故此得名。

這曾是皇城最北端的屏障

清代時,雁翅樓為內務府滿、蒙、漢上三旗公署,其作用是皇城後衛哨所。據《燕都從考》著者陳宗蕃記述:“地安門大街,東西列屋數十楹,曰雁翅樓,今改為乞丐收容所,及工程隊駐地。”該書完成於1934年。之所以定名為“乞丐收容所”,則與1923年末代皇帝溥儀因紫禁城內建福宮失火有關。

民國初期,為便利交通,地安門東西兩側的城墻被拆除。1954年,為瞭疏導北部城區的交通,又將地安門以及雁翅樓一並拆除。從此,京城北中軸線上具有500多年歷史的著名景觀徹底消失。

溥儀將太監們從宮中全部清除,太監們“下榻”雁翅樓

1923年夏,故宮中的建福宮著起瞭大火,百年宏偉建築連同無數奇珍異寶付之一炬。已然遜位的溥儀,對這場大火的起因心知肚明,肯定是想以“火災”來毀滅證據。立馬傳令拘押瞭幾名太監,但終因“查無實據”不瞭瞭之。

當時宮中太監偷盜成風,人人都將宮裡的“稀罕玩意”鼓搗出宮,變賣成現金,以備急用。溥儀的堂兄溥佳回憶說,他曾親眼看到宮中護軍把手拿舊椅子的太監攔住盤問。太監解釋說是拿出去修理,但護軍一檢查,發現座椅下面還有一層木板,裡面藏瞭幾件金器……當時京城內的大小古玩鋪,就不時發現宮內的古物,且當年地安門外大街古玩店鋪就出奇的多,還有煙袋斜街西口河沿邊上,也曾是京城聞名的“鬼市”。

溥儀對太監們“盜寶”,心如明鏡,卻無章可循。都知道是這些監守自盜者銷毀證據,轉移視線之舉。在建福宮大火20天後,溥儀在洋師傅莊士敦的慫恿下,咬著牙根做出瞭一個驚人的決定,將宮中太監們從宮中全部清除。此舉可稱得上是歷朝歷代都沒有過的“處女作”,連京城百姓聽著都覺得新鮮。

雖說“皇上”的話就是聖旨,但這千八百太監眨眼間就要在宮中消失,也得有地方安頓啊!況且這些太監多是外地來京“務工人員”,在京城裡並沒有落腳之地。據末代太監孫耀庭回憶,當時不少太監出宮以後,因沒有任何生活出路,走出宮門就跳進瞭筒子河。

溥佳在《晚清宮廷生活見聞》一書中回憶說:“若叫這數百名太監流落街頭,未免有礙北京的治安。經過商量議定由內務府籌措一筆遣散費,北京有傢或有親朋投宿的,即可攜帶行李出宮;實在無處投奔的,暫時住在地安門雁翅樓內,待領到遣散費後,再各自回鄉。”如此,原本是皇城後衛哨所雁翅樓,頓時成瞭太監們的臨時宿所。瞬時間,雁翅樓內,埋鍋造飯,炊煙裊裊。

七月下旬過後,內務府終於籌措瞭遣散費,就在雁翅樓內會同“軍警”人員開始發放。經過統計造冊,這次裁撤的太監有七百多人。有的搬至廟裡暫住,有的投親訪友,還有的幹脆回瞭原籍。但仍然有三百多太監“賴”在雁翅樓裡不走。溥佳說:“我每天從宮內經過這裡(指地安門雁翅樓),總看見不少衣衫襤褸的太監在廊下生火做飯,極像逃荒的難民。後來‘軍警’怕他們引起火災,屢次驅逐他們離開,直到1924年春,才先後散凈。”

在查閱地安門的相關史料之中,“太監出宮暫住雁翅樓”恐怕是有關地安門大事記中最詳細的記載瞭;或者說,最值得記錄的事件之一。

失而復“得”的雁翅樓

2005年始,有關方面啟動瞭地安門內大街“城中村”改造方案,修復瞭皇城墻及居民住宅的拆遷和補償,同時也將原歷史遺存的幾間雁翅樓徹底拆除(當時還未有復建議程)。其實,北京古建築研究因修復皇城墻在地安門遺址周邊實地考察時,就曾在地安門路口西南側,意外發現多間雁翅樓歷史遺存。由於當時沒有復建雁翅樓的計劃,所以也沒引起重視,結果在修復皇城墻時被徹底拆除瞭。

地安門老住戶曹連成(60歲)回憶說,當年在地安門十字路口西南,緊貼著皇城墻有一排二層小樓。磚木結構,木樓梯,二層比較低矮,個子稍高的人,不能完全直立行走。曾居住在“小樓”的西板橋小學老師張乃園說,我們傢三代人都居住在這裡,閣樓上面就是臥室。這麼多年瞭,還真不知道這房子的歷史。

北京裝修網瞭解到,新中國成立後,遺存的雁翅樓曾作為普通民宅使用。居民李方平記憶深刻的是,中國工商銀行儲蓄所也占據瞭其中兩間,再有就是把著西樓巷東口的兩傢。一傢是著名剃頭匠靖奎傢的理發店,再有一傢是電氣焊修理部,這應該是公傢的買賣。“文革”後期挖防空洞的年代,它傢每天都在焊接鐵管子小推車架子。

理發店靖奎的女兒靖秀芬說:“老人18歲出徒後,自己先後開瞭兩傢店,一傢在地安門,一傢在清華園附近。地安門店就是在有閣樓的雁翅樓中。下面是理發店,上面住人。周邊老街坊都在這裡剃頭刮臉,在老北京非常有人氣。那時,一些官員、名角都是他的老主顧,從傅作義、馬占山到梅蘭芳以及當年清華、燕京大學的教授,都找我父親做活兒。”

可惜,靖奎當年經營的那傢理發館,早在80年代就被拆除。大多久居地安門的老住戶,對存在已久的“二層小樓”印象深刻。但如果問“雁翅樓”,居民們會回答,不知道。

然而,我們前面所說的“二層小樓”都是坐落在馬路西邊,與之相對應的馬路東邊卻未見蹤跡。曹連成回憶說:“在我小時候的記憶中,路東是3路公共汽車總站,有幾間簡易的房屋,作為調度室,還有個巴掌大的小窗口,是買汽車月票的。順著東邊往南則是慈慧殿胡同口,再往南則是305公交總站,好像是通往清河的。”

原廠橋地區房管所的工程組長,如今已是80多歲的藍寶老爺子肯定地說:“地安門路西工商銀行儲蓄所那一排就是雁翅樓!”藍老爺子說,雁翅樓橫跨西樓巷,一直往南接近油漆作胡同口。再早的西樓巷就是“隱藏”在雁翅樓之中的(如閩南的過街樓)。如此可見,史料上所說的1954年雁翅樓連同地安門一並拆除,實際隻是拆除瞭馬路東邊,而西邊的雁翅樓則淪為民居。

據中國文聯出版社2008年版《北京地名典》關於“恭儉胡同”的詞條中寫道:恭儉胡同“再北有西樓胡同(西樓巷),原稱地安門西夾道,是一條位於地安門西側的小巷。因位於地安門之西,故名。西樓巷胡同東口北端有雁翅樓,1999年因改建平安大道拆除。”

2011年初,經過多方論證和實地勘察,決定籌備復建雁翅樓工程。由於1999年平安大街改造,將原馬路擴寬,以及安樂堂、西樓巷胡同和正在興建的地鐵工程等客觀存在,工程方案最終確定復建工程於2012年底開工。復建後的雁翅樓西側蓋瞭十間,西側由於安樂堂胡同和慈慧胡同之故,則隻在兩胡同間蓋瞭四間(原為13間)。為瞭保護歷史原貌,將這兩條老胡同予以完整保存。

安樂堂,宮中太監的“養老院”

北京裝修網瞭解到,有文字記載,安樂堂胡同地處地安門內,明朝屬皇城禁區。設立安樂堂是為宮廷太監患病養體之所,如不幸病故,則送至凈樂堂(今阜成門外)火化。所以有人說,安樂堂不安不樂,但也不是冷宮,算是“政府”給這些沒有傢室、沒有私宅的病重太監們送終的地方。同時,這裡還接受在內廷中死時沒有品階地位的(粗使宮女)、或者幹瞭醜事被皇上賜死的罪人,也都送至這裡來停屍,待換瞭朱棺後再送到停屍房去火化或找地方土葬。

雖然說安樂堂主要是為宮廷服務的,或者說是太監的送終之地,但也體現瞭當時“政府”對這些專供統治者及其傢屬驅使的奴才們,在他們喪失勞動能力之後,生老病死後無所依靠的治喪態度。所以,太監們都將安樂堂稱之為“善堂”,是社會上救助病患、死亡善後的救濟場所,也是對沒有親朋好友的孤苦太監們的發送之所。

據當時宮中規定,凡是宮中內宮、長隨、內使、小夥等下等太監染有重病,即被發送到安樂堂待殞。也有僥幸活過來的,得向堂主謝“救命之恩”,可留在堂內幫助幹些雜活兒,以示回報。倘若這些下等太監死在宮中,按照規矩是不準賜予墳墓的,必須上報,驗明無誤後,授予符牌,由紫禁城的順貞門旁抬出,簡單裝裹好之後,再出玄武門(神武門),經北上門(今神武門與景山南門之間)、北中門(今景山公園北門)送至安樂堂。交驗符牌後, 由土工移至北安門外,存放在墻下停屍房中,再由內官監發給棺木板、由惜薪司發給焚化柴炭,換上朱紅棺木,由土工送至凈樂堂焚化,以免此等“卑賤”之人的屍骸污染皇宮禁地。死者尚有父兄親人的,也可隨從棺木送至凈樂堂外,但不得進入其內。

如今在地安門安樂堂胡同西口,發現鑲嵌在胡同西墻上的“安樂堂胡同說明”中“孝穆紀皇後有孕,曾帶病誕生孝宗於此……”文字有誤。因北京共有兩個安樂堂,此安樂堂非彼安樂堂。孝宗誕生於北海養蜂夾道中的安樂堂,並非地安門安樂堂。望有關部門明察並修正,以免以訛傳訛。

由於朱光潛的召集,慈慧殿3號成瞭著名的文化沙龍

與安樂堂胡同相比鄰,還有一條不起眼的胡同:慈慧胡同。通常周邊的百姓都稱之為:慈慧殿(胡同)。別看多瞭一個“殿”而少瞭“胡同”兩個字,卻準確地概括瞭該胡同的歷史淵源。據《北京地名典》記載:“……處於明清兩朝的皇城之內,清稱慈慧殿,因明朝在此建有慈慧殿(全稱護國龍泉慈慧禪林)而得名,民國後沿稱。1949年稱慈慧殿胡同,1965年改稱慈慧胡同。”

慈慧胡同還有一個特點,那就是進胡同向北轉就是北月牙胡同,向南至盡頭則為南月牙胡同,東行方為寬闊的慈慧胡同。

我國近代美學傢、文藝理論傢、學貫中西的朱光潛先生在上世紀30年代就住在其中的3號,並寫作瞭《慈慧殿3號》和《後門大街》兩篇精美散文。期間,朱光潛還曾辦起瞭一個讀詩會,每月組織一兩次讀詩活動,吸引瞭當時諸如梁宗岱、馮至、廢名、卞之琳、何其芳、朱自清、俞平伯、冰心、凌叔華、沈從文等一大批文化名流參與,共同討論新詩的創作與朗誦,使當時的詩壇為之一振。

我們將時間倒敘至1933年,朱光潛剛剛結束在歐洲八年的留學生涯,從德國返回北平。經好友引薦,認識瞭北大文學院院長胡適。在讀過瞭朱光潛的《詩論》初稿後,胡適當即決定聘用他為文學院西語系教授。於是,朱光潛便在地安門慈慧胡同3號院內租下瞭兩間平房落腳安身。

北京裝修網瞭解到,對於生長在安徽桐城的朱光潛來說,之所以選擇地安門落腳,恐怕出自於地理位置上的考慮。從地安門到沙灘,步行至多20分鐘,到北大紅樓任教極為方便。同時,慈慧胡同屬皇城內,院落寬敞、幽靜,很適合做學問的人居住。

有文字記載:“在上世紀30年代初,中共北平地下黨曾以慈慧寺作為秘密活動的據點。當時地下工作者郭傢安、李葆華、蘇嘯中、李星華等先後在寺中居住過,也有不少同志來此接頭、開會。”

1958年,新中國成立後第一部傳記片《聶耳》拍攝時,攝制組特意選擇瞭慈慧寺做外景,再現瞭聶耳(趙丹主演)當年的革命活動和慈慧寺的全貌。

如今,當年的慈慧胡同3號,已改為9號,堪稱純正的大雜院。街門口前,坐著一位老者,樂呵呵地看著過往的行人。筆者與老者交談,當我提到朱光潛時,老人擺著手,搖晃著腦袋說,不知道,不認識,是老街坊嗎

在老北京胡同的犄角旮旯,總有些遺棄的“老物件”,默默地訴說著如煙的往事……

復建的雁翅樓用於公益事業

2015年9月,復建完工後不久的雁翅樓橫眉上懸掛著“中國書店”牌匾,與古色古香的雁翅樓爭相輝映。在有關部門的協調下,北京市傳統名牌企業“中國書店”入住雁翅樓。

中國書店北京雁翅樓24小時店開業當天,舉辦的“古籍修復技藝雕版印刷展示”和“中國書店海外回歸古籍展”引起瞭各界讀者極大的興趣。其中,“中國書店海外回歸古籍展”中展出瞭海外回流孤本、元代的《類編圖經集註衍義本草》及清內府烏金亮墨精拓乾隆《敬勝齋法帖》等古籍。

西城區文委主任孫勁松表示,雁翅樓東西兩路、上下兩層,全部交給中國書店使用,不收取房租,而且還會以“政府購買服務”的方式給予政府補貼,以確保書店正常運營。與此同時,西城區政府明確提出“書店必須24小時經營——這是雙方合作的重要條件”。

北京裝修網瞭解到,對此,孫勁松解釋說,“給市民提供一個親近書籍的機會——隻要願意讀書,您什麼時候來都歡迎,都有地方停留。”他表示,雁翅樓北臨什剎海、鐘鼓樓、南鑼鼓巷,南靠景山遊覽區,整個區域繁華、喧囂,“非常需要有這麼一處地方讓人心安靜下來,需要有這麼一處寄托精神的場所。雁翅樓又地處中軸線,承載傳承歷史、傳播文化的功能。因此,政府將其作為免費的公共閱讀空間,引進專業企業進行有限度、有條件的經營,既可以傳播文化,也是活化文物的一種嘗試,更是一種引導,引導城市安靜下來”。

source:http://bj.zxdyw.com/HTML/2017/10/201710191112401216734.html

You Might Also Like